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 > 鲁朗镇旅游业的两次升级内容

鲁朗镇旅游业的两次升级

2019-09-11 06:4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光明日报记者王远方尕玛多吉

  在林芝市巴宜区鲁朗镇扎西岗村,来自北京的游客赵群立跟平措大叔又见面了。10年前,赵群立首次来到平措大叔的家庭旅馆,淳朴和睦的藏族文化、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给赵群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10年后,村子里的景色依然令人神往,而鲁朗镇的面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游客多了,管理者愁了

  鲁朗镇位于318国道沿线,一眼望去就能看到巍峨的雪山、葱茏的林海和古朴的村庄。这里是工布藏族文化的核心区,传统的栅栏、木瓦房顶、宽敞院落形成了工布藏族民居独有的建筑风格。村子里的百姓们虽然享受着自然馈赠的美景和特色民族文化,却长期为生计发愁。扎西岗村村主任乔介绍,当年村民靠砍树、卖树为生,不仅破坏了生态,而且收入有限。1998年的时候,外来游客的到来让平措大叔萌发了开家庭旅馆的想法,鲁朗镇的改变也从那时开始的。

  这么多年来,平措大叔总是将自家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,为的是给客人一个舒适的落脚点。平措大叔又被亲切地称为“名片大叔”,20余年的时间里,他收集了上万张客人的名片。这些名片,平措大叔有特殊的用途。“客人们的东西忘掉了,我就按照名片上的地址给他们寄过去。”平措大叔说。

  随着318国道的不断改造升级,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惠及鲁朗镇的群众。靠开家庭旅馆富起来的平措大叔没有忘记周围乡亲们,遇到客满的时候,平措大叔总是第一时间把客人介绍到其他旅馆。“我主要把客人介绍到那些贫困户家里。”平措大叔的这点“私心”让村子里不少贫困户有了新的收入来源。随后,村子里的百姓们纷纷向平措大叔看齐,开起了家庭旅馆。鲁朗镇群众经营的家庭旅馆数量不断增加,百姓们的收入也随之提高,鲁朗镇第一次升级是“量”上的变化。

  在鲁朗镇家庭旅馆规模扩大的同时,旅游的负面问题出现了。当时,很多村民简单地认为旅游就是让游客在村子里骑马、射箭,体验乡村生活。从长期来看,低端的旅游体验并不能带来持续性的客流量。此外,粗放式管理、散漫的经营让远道而来的游客感到不满。“当时游客看到我们这边设施差、卫生条件不好,毫不犹豫就离开了。”村民达瓦乔回忆道。在经营初期,鲁朗镇恶意竞争、游客投诉等问题也时有发生,甚至造成亲戚邻居失和。同时,镇子原有建筑无规划、无风格以及私搭乱建的现象比较突出。特色旅游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,成为摆在管理者面前的一个难题。

  转变观念,旅游变身高端体验

  “当时我们一直在追求数量上的增长,忽视了游客的体验。”鲁朗镇党委书记边巴说道。要改变命运,先改变观念。面对存在的问题,村子里的百姓也在变。拉巴次仁从多年的经营中摸索出来了“秘籍”——“我们要在细节上做好,比如卫生和服务方面。”从“粗放”到“集约”,观念的转变让鲁朗镇的旅游开始走上了正轨。鲁朗镇的第二次升级由此开始。

  为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,政府在2009年以贴息贷款的方式,选中4家家庭旅馆进行升级改造,每户给予4.3万元的资金补助。有了干净的卫生间和舒适的床铺,家庭旅馆的面貌焕然一新,游客们体验藏族传统民宿有了好去处,品质的提升反过来带动了数量的增长。

  2017年,在广东省的对口支援下,总投资38亿元的鲁朗国际旅游小镇项目竣工,鲁朗小镇的旅游事业驶上了快车道。有了多年来的旅游发展经验,“脱胎换骨”的鲁朗小镇把服务与质量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。管委会对家庭旅馆的从业人员进行酒店服务、餐饮方面技能的培训。“当时政府专门组织我们去拉萨学做藏餐。”饮马泉藏家庄园老板拉巴次仁做藏餐的手艺就是那个时候学到的。

  近年来,国内旅游市场呈现井喷式发展,管理上的不到位带来了很多负面问题:秩序乱、环境脏、服务差、特色弱,坑客宰客、诚信度低……那么,同样处于旅游经营快速发展阶段的鲁朗镇如何避免类似的问题?鲁朗镇的管理者从管理上做好了提前谋划。“2017年,我们拆除了三处违章建筑。”鲁朗景区管委会副主任谢斌辉介绍,为保证景区风格整体统一,管委会对商户的外墙立面、招牌等进行统一规划。与对违规商户进行单纯的行政处罚不同,管委会转变思路,凡是符合规划要求的商户均能享受到政策或资金的扶持。这样的改变让管委会从被动执法到主动引导,商户们更是积极进行配合。

  制度保障,百姓致富有奔头